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黃崇凱《文藝春秋》


  黃崇凱的《文藝春秋》乍看前後割裂,撇開第一篇瑞蒙卡佛貌似跑錯棚,接下來的〈三輩子〉、〈如何像王禎和一樣活著〉、〈遲到的青年〉和〈夾竹桃〉,依序談論聶華苓、王禎和、黃靈芝、鍾理和,就在我以為這本將持之以恆,圍繞台灣先輩作家時,赫然殺出了〈你讀過《漢聲小百科》嗎?〉,欸欸欸!

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

《蜜蜂與遠雷》:那燦亮之境,正是音樂之巔的贈禮

點此可入博客來購書。


  恩田陸的推理小說,向來評價兩極,個人風格顯著(簡而言之,就是易爛尾),相比之下,其「非推理」,大眾接受度較高,評價也更為穩定,如:《夜間遠足》、《骨牌效應》、《光之國度》、《蒲公英手札》、《巧克力波斯菊》,都是我推薦起來不怕挨罵,看了也著實愉悅的作品。而《蜜蜂與遠雷》雖是睽違已久的新作(想想台灣有多少年沒再引入她的小說了),看到圓神如此力推,的確興奮,可某一方面,卻也對於如此「漫畫」的架構焦慮,這麼通俗,固然親切親民,可會不會也失了個人風格?幸好,看到人物繪寫後,再度確認,嗯,果然是恩田陸啊。

  《蜜蜂與遠雷》乍看之下,貌似漫畫《琴之森》──超脫凡俗的天才赫然竄出,於國際級的鋼琴大賽引起騷動震盪,且風間塵某部分還比一之瀨海還更絕,是連自己的鋼琴都沒有的鋼琴家啊。

  可相對於《琴之森》對競逐名次仍舊無法捨棄,最末又是開心,又有種「福利給那麼多,真的好嗎?」的嘀咕,《蜜蜂與遠雷》這部小說到後面,其實已多多少少不在乎名次了。相反的,它令人想到恩田陸自己的舊作《巧克力波斯菊》,表面雖是演技考驗,令人思及《玻璃假面》的不起眼璞玉與名門大小姐的競技,可在既有框架之下,卻是參與者追逐那「一瞬境界」的旅程,參賽者在彈奏/演繹中,日益確定:啊,這就是我要走的路,這就是我想抵達的那道光。整部小說在通俗易懂的架構下,亦具備恩田陸喜愛的夢幻氣質,這些少男少女有著不惹塵埃、卻又不矯飾造作的清新人格,讀來非常舒適。

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

《字母會E:事件》讀書會紀錄兼個人書評




時間:4/21(六)下午兩點到六點。(兩點二十正式開始)
地點:水牛書店。
人數:六位,含我(小部)、阿三、祐子、青悠、長安、灣那

    四月,讀書會面臨參與人數短缺的危機,參與者紛紛因時間相撞、工作及學業繁忙而不克參與,人數來到有史以來的最低點:六人。再加上主揪我讀書會辦上癮,如今又開啟支線,玩起字母會延伸讀書會(詳見:《太陽的血是黑的》書評),現下雖是應付得來啦,但到底這樣的活動能延續到何時?連我自己都惴惴不安啊。

  這次的讀書會,選在環境清幽的水牛書店。本來按照原定計畫,這次會是飆進度的雙字母讀書會,一口氣品評E&F,但因為有一半的人只讀完E,再加上F的各篇整體水平頗高,快速帶過太可惜了,故還是先回歸單書讀書會。依照慣例,讀書會採取「偽文學獎評審」模式,各自先票選出自己的前三名,由計票員以第一名三分、第二名兩分、第三名一分的方式累加,之後再按照分數低到高的順序,逐篇討論,再進入第二次投票。初次投票的結果如下:

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

電影配樂傳奇 Score: A Film Music Documentary,2016



感覺自己對這類故事就是沒轍。會感動,不單單是因為重溫了熟悉的配樂、經典的橋段,而是為細膩與虔誠的付出而動容,而是眼觀後繼者述說著前人立下的典範,如何成就了他們內心的風景,而他們又是怎麼突破與引進更多的元素,進而輝煌這已不容小覷的藝術。有許多看來聽來理所應當的,其實並未如同想像般簡易,就如同史蒂芬史匹柏當初聽到《大白鯊》的配樂時,第一個反應:你在開玩笑吧,可事實證明:讓專業的來!

噗浪心得(含其餘評論及延伸歌曲收集):https://www.plurk.com/p/mop15b

簡評《夏莉.福爾摩斯與血色的憂鬱》與《軌道之雲》



本來只是衝著百合性轉版的福華一世情而買下高殿円《夏莉.福爾摩斯與血色的憂鬱》,結果案件水平比預期中優秀。特別是生理期時,讀這本真是心情複雜,但為了不暴雷,我才不會透露原因呢。

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The Insult,2017



對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起初抱持的印象,是另一種《分居風暴》,代表兩種國族/階層的雙方,並未料到事情會越演越烈,越來越難收拾。就過程來說,兩部片子是類似的,可相對於把所有衝突呈現於電影,並沒有下最終決斷的《分居風暴》,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仍舊是給了一個定論/答案。這也顯現了兩部電影的歧異性,同樣是一層層剝出真相,一部是就算愛著也會互相傷害,一部是就算痛著也不是不能和解。前者述說生命的艱難,另一部述說就算艱難,我們還是得給個答案,為了讓創傷恢復,為了讓彼此走下去。

《七月與安生》:很渣的男主角?



或許是馬思純在金馬領獎時那句「很渣的男主角」,讓我對《七月與安生》的蘇家明多特別注意一會。相對於互為表裡的七月與安生,一外放張揚,一內斂複雜,蘇家明幾乎淪為工具性的角色,是作為姊妹淘的心結所在,是作為兩人分裂的轉折點。但某方面來說,編劇仍留給他一些可以想像的留白。